申論熱點深度解析:立法規范居家養老

 申論熱點深度解析:立法規范居家養老

  背景鏈接

  2016年9月,安徽省合肥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了《合肥市居家養老服務條例(草案)》。在我國居家養老服務體系和服務方式尚未成熟的情況下,草案對養老服務設施建設、醫療衛生服務、長期護理保障等作出具有創設性和前瞻性的規定,成為老年人養老的法律“護身符”。(9月20日《法制日報》)

  綜合分析

  勿庸置疑,家庭是法定養老主體和老年人養老的基本保障。但是,隨著計劃生育國策的推進、經濟社會的轉型和城鄉群眾生活方式的轉變,全社會正面臨家庭養老功能日益弱化問題。如此語境下,合肥率先對居家養老服務進行立法規范,明確了政府職責、養老服務設施建設、醫療衛生服務和長期護理保障等重要規定和條款,并對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內容進行了量化,其樣本意義不容小覷。

  目前,中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1.2億,且每年以近1000萬的速度增加。隨著老齡社會的來臨,一個最大的“中國特色”就是整個社會都處于“未富先老”的境地。特別是我國目前的公共養老機構明顯供不應求,全面推行居家養老服務模式,使之成為公共養老的有力補充,顯得尤為重要。

  事實上,立法規范和保障居家養老服務,順應了社會和公眾的普遍期待。所謂居家養老服務,就是以社區為平臺,整合社區內各種服務資源,為老人提供助餐、助潔、助浴、助醫等服務。這種服務模式既解決了在養老院養老親情淡泊的問題,又解決了傳統家庭養老服務不足的難題,是一種介于家庭養老和機構養老之間的新型養老模式。

  參考對策

  總結,立法規范居家養老,也會倒逼復合型公共服務的健康發展。政府應實行物化扶持和精神幫扶雙管齊下。

  一方面,應加大財政扶持力度,完善社區養老設施配套建設,強化社區公共醫療服務,落實老年人相關補貼制度,著重解決老有所養、病有所醫等問題。

  另一方面,開展親情牽手活動,鼓勵大學生、部隊官兵等青年群體,與老人結為親戚,為他們提供精神慰藉和親情撫慰;同時,推廣長春的“模擬家庭”模式,志愿者與老人組成相對固定的“家庭”,重點在于“鄰里互助”,有效地整合社會愛心資源,將護理員、志愿者、老人三方有機融合,逐步打造以“親情服務”為基調,以“快樂養老”為目標的新型養老服務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