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論熱點深度解析:網絡侵權,玩起躲貓貓

  一個在京打工的山東農民,花了幾百塊錢買了一個網站和一個軟件,每天自動從一家知名網站上下載最新網絡小說的更新章節,吸引讀者免費閱讀,短短半年獲利20余萬元。近日,這個姓步的26歲山東小伙因涉嫌侵犯著作權罪被重慶市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據偵辦此案的重慶市公安局渝北分局經偵支隊的民警李鑄立介紹,為了擴大閱讀量,步某某通過向知名網絡搜索引擎公司繳費,致使該盜版網站在搜索排名中靠前,短時間內就發展會員3萬余人。同時,步某某還與某網絡廣告聯盟簽署協議,按每點擊一次收0.2元的標準收取廣告費。步某某甚至費盡心思將該網站服務器遷往美國,妄圖利用中美間法律標準的不同做保護傘,逃避法律追責和打擊。

  網絡侵權已成灰色產業,每個環節都很專業且獲利巨大

  李鑄立說,現在網絡侵權盜版已經成了一個灰色產業,搭建網站、購買軟件、獲取廣告、宣傳推廣、資金結算等形成了“一條龍”,每個環節都很專業,同時獲利巨大,有的堪稱暴利。

  “手段隱蔽化、產業鏈條化、分工專業化、人員年輕化,是當前網絡侵權盜版的突出特征”,重慶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總隊總隊長方來珊說,“網絡已經成了開展版權執法、打擊侵權盜版的主戰場。”

  2016年8月,隨著涉案金額高達2000余萬元的“10·19”互聯網侵犯著作權案的成功偵破,一條利用互聯網非法運營盜版游戲牟取暴利的灰色產業鏈也隨之曝光。

  經查,2014年以來,犯罪嫌疑人周某某未經許可,非法獲取正版游戲程序,并篡改程序數據,租用20余臺服務器私自架設《極焰天下》等8款盜版網絡游戲,并通過第三方支付公司收取玩家充值款近2000余萬元。為吸引更多玩家,周某某通過貼吧邀請南京某科技公司負責人徐某為其在互聯網上發布宣傳廣告,推廣《極焰天下》等多款盜版游戲。徐某共收取500余萬元的推廣費。經過徐某的推廣,截至案發,周某某經營的8個盜版游戲點擊量過千萬。

  李鑄立說,在本案中,犯罪團伙勾連串接,不斷獲取利益,形成利益聯盟,促使了犯罪鏈條的整合壯大。犯罪嫌疑人徐某發現非法網絡推廣甚至不如盜版游戲賺錢,還主動與主犯周某某重新共謀,以其公司掌握的游戲發布平臺以及相關廣告推廣實行“技術入股”,按比例瓜分利潤。

  “犯罪分子真的很狡猾,用的辦法你都想不到。”負責偵破“8·06”互聯網侵犯著作權案的民警吳語介紹說,盜版游戲經營者利用某知名第三方網絡支付平臺收取玩家的充值費,有時會出現玩家充了錢但沒買到裝備的情況,于是玩家就去某寶投訴,導致該賬戶被封。為了避免再次出現類似情況,該盜版游戲經營者在游戲頁面裝了一個和某寶長得一模一樣的客服軟件,還專門雇了兩個女孩負責解答玩家的投訴。“這就等于另外拉了一條電話線,繞過了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客服,玩家的投訴直接接到了自己的網站后臺。”

  “這個案件的涉案金額超過2000萬元,每天光是用來推廣盜版游戲的費用就高達一兩萬元,年輕人在這樣的利益誘惑下很難抵抗得住。”吳語說,“8·06”互聯網侵犯著作權案的涉案人員年紀最大的不超過26歲,但小小年紀就在汕頭老家買下了房子和豪車,3個主犯開的不是凱迪拉克就是奔馳。

  涉案者多是掌握網絡專業技能的年輕人,案件呈現高發頻發態勢

  網絡侵權盜版的年輕化趨勢非常突出,辦案民警發現涉案人員幾乎都是20歲出頭的年輕人,30歲以上的很少。這些人普遍掌握了一定的網絡專業技能,各個環節分工協作,跨省跨地域流動,資金往來依靠第三方支付平臺,非常隱蔽。“一方面是暴利,一方面是處罰力度不夠,侵犯著作權最高判7年有期徒刑,所以很多犯罪嫌疑人都是二進宮、三進宮。”吳語說。

  網絡侵權盜版因此呈現出高發頻發態勢。據統計,今年以來,重慶市公安機關和文化行政執法部門共破獲侵犯知識產權類刑事案件70起,涉案金額2.06億元。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的立案數占立案總數的22.15%,而涉案金額則占總數的45.78%。

  面對新形勢,政府相關部門鎖定互聯網“主戰場”,重拳出擊。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版權執法處處長趙杰說,侵權盜版犯罪分子轉移到了互聯網,版權執法力量也要隨之轉移,通過加大網絡巡查力度、發動群眾舉報、開發新的取證設備、加大“兩法銜接”等措施,保持對網絡侵權盜版的高壓態勢。國家版權局連續11年開展專門針對網絡侵權盜版的專項治理行動“劍網行動”,成效明顯。網絡視頻、網絡音樂等曾經盜版猖獗的領域基本實現了正版化,為權利人挽回了巨額損失,也促進了相關產業的大發展。“今年‘劍網行動’的治理重點是網絡文學,我們相信在各地版權執法部門和公安部門的密切配合下,伸向互聯網撈錢的黑手一定會被斬斷”,趙杰說。

  ■記者手記

  如此“造富”不可取

  只需投入千元,就能具備大規模竊取權利人作品的能力,而且獲利極高。面對這種互聯網“造富神話”的誘惑,許多年輕人很難抵擋得住,嘗到甜頭后更欲罷不能。而互聯網本身的放大效應,也使得網絡侵權盜版所造成的社會危害,遠遠高于傳統實體產品的侵權盜版。網絡音樂產業前些年的艱難處境就證明,沒有規矩的互聯網,會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互聯網文化產業也就難以真正做大做強。

  怎么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既然不法分子是沖著錢來的,那么關鍵的治理之舉就是斬斷違法資金鏈條。恰恰,這正是打擊網絡侵權盜版的難點所在。對大多數網絡侵權盜版者而言,網絡廣告是不折不扣的生命線,非法獲利主要來自一些網絡廣告聯盟分發的廣告收入。許多廣告聯盟不管對方是不是合法網站,只要覺得有流量、值得發廣告,就會主動聯系。金主不走,盜版網站就屢禁不止,今天封掉了,明天換個名字再來。

  所以,在打擊網絡侵權盜版的時候,應該把網絡廣告聯盟的監管也納入進來,嚴密監管網絡廣告聯盟的資金流向。掐斷了資金來源,網絡侵權盜版就算不能被徹底消滅,至少危害能小很多。